唐山炒股配资
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24章 她可能真的有病

作者:默小水字数:2267更新时间:2020-05-07 17:52:15
    于婕心虚地攥着手,笑着解释:“没什么,我在跟允儿聊电视剧呢。”

    她眼睛一溜,聪明地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故作不满地说:“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?今天是允儿的生日,你也太不着紧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沈业霖没怀疑什么。

    他解释道:“公司那个大项目最近出了点问题,开会开了很久,不好意思的允儿,爸爸回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沈允儿的演技不如于婕,笑得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爸爸回来了就好。”

    这下想出门去找沈擎洲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沈允儿心里有点不安。

    她怕今天没有跟沈擎洲说清楚,两人之间可能就会产生裂缝。皇帝宅男作品目录

    她更担心的是姜情的插足。

    姜情的手段太高超了,要是沈擎洲被她哄骗了怎么办?

    于婕瞥了她一眼,一把拉住她的手,对沈业霖笑着说:“走吧,我们进去了,把客人就这样丢着,也太不礼貌了。”

    沈业霖点点头。

    沈允儿却是不在焉,一边被于婕拉着走,一边回头看。

    这个生日,是她期待了许久的。

    却不想,是这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庭雅苑。

    姜情站在阳台边,手中捏着一份DNA鉴定报告。

    她已经看过结果了。

    跟她猜测的一样。大唐战神最新章节

    小优根据她的吩咐,拿过来一个大盘子和一个打火机。

    姜情用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纸,看着它燃烧。

    阳台没开灯,火焰亮起,在姜情的脸上映出橘黄色的光,勾勒着她精致的脸部轮廓。

    小优很乖巧地站着。

    火焰渐渐变小,纸张也烧成灰,被放到了盘子里,一直到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姜情让小优把盘子拿走。

    小优倒掉那些灰,把盘子也洗干净了。

    这个盘子以后就不用了,于是她拉开柜子,收纳了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姜情没回头,似乎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小优匆匆地跑去开门。千古至尊

    果然是沈擎洲。

    小优之前对他态度很好的,这个时候却板着脸,不太欢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还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沈擎洲如同进入自己的家,没怎么在意她的态度。

    小优急忙拦到他面前,出口就赶人。

    “你进来干什么?我告诉你,你要是敢伤害小姐,我跟你拼命!”

    沈擎洲拧眉,“我什么时候伤害她了?”

    她是他愿意付出一切都想要保护的人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伤害她?

    小优向来很懂事,不会过问主人家的事。

    但想到刚刚的情景,她就忍不住,想守护小姐,便质问起了沈擎洲,“刚刚那个女生是谁?别告诉我,说是你的前女友,你既然有了女朋友,为什么还要来纠缠我们家小姐?你也太渣了!”北乔峰异界纵横作品目录

    沈擎洲哭笑不得,“你也要跟着她一起疯吗?”

    小优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是下人,我知道我没权利问你什么,但我有义务保护小姐,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的!”

    偏偏小二爷在充电。

    不然,绝对会跟她站在统一战线上。

    沈擎洲无语,“你别跟小二一样,看那么多电视剧,真是教坏人。”

    小优看他这态度,不禁问道:“所以那个女生,不是你女朋友,或者未婚妻之类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小优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沈擎洲绕过她,走向了姜情。

    走近几分,他就闻到一股像是烧了什么东西的味道。异界仙霸

    姜情没回头看他,在欣赏着外面的夜景。

    沈擎洲走到她身边,就想要解释。

    “她是……”

    姜情侧头看他,轻轻一笑,“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,我当然知道她是谁。”

    沈擎洲看她没误会,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想起沈允儿那疯魔的样子,他不禁皱起眉。

    姜情调侃道:“她一副捉奸的样子,还挺好笑的,她是不是对你有男女之情?”

    沈擎洲并不诧异她会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姜情说:“你不知道很正常,你跟她妈妈有恩怨,自然不会在意她太多,我只是奇怪,她怎么会对你产生了男女之情呢?”

    沈擎洲耸肩,嗤笑道:“鬼知道呢,她还觉得我喜欢她,我估计是她有什么臆想症之类的吧?”

    姜情思考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她以前还是神仙的时候,经常偷溜下凡,看多了凡间的狗血故事。

    人是很神奇的生物。

    因为人有思想。

    而这个思想,每个人都有很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这些不同会造就不同的性格。

    尤其是人很会受主观性的影响。

    自己想什么,就觉得这个就是真相,会屏蔽掉真正的真相。

    姜情想起了什么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擎洲一直盯着她,所以她细微变化,都没有逃过他的眼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姜情说:“我是突然想起,以前见过一个人,他很爱幻想,觉得自己有多重人格,幻想跟现实混淆了,他就每天扮演着不同的性格。”

    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。

    她看向他说:“所以,说不定你猜对了,她可能真的有病。”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